亿宝娱乐客户端-

12月21日,一封集111位影人、作家的“联名抵制于正郭敬明”签署名单在网上传布开来

亿宝娱乐客户端-

12月21日,一封集111位影人、作家的“联名抵制于正郭敬明”签署名单在网上传布开来

12月21日,一封集111位影人、作家的“联名抵制于正郭敬明”签署名单在网上传布开来。直指有抄袭劣迹的郭敬明、于正屡屡以导师、嘉宾的身份出现在综艺中,进行话题炒作,以此追逐点击率、收视率的做法已经引起了相关从业者的反感。

从业者们纷纷呼吁驱逐这些“劣迹从业者”。

第二天,这份联名信上又增加了45个名字,加上第一批,共156名。

在联名信发布后,于正郭敬明均未作回应。郭敬明还发布了新电影《晴雅集》的预告,一点都没受到影响。

离111+45名编剧集体炮轰郭敬明和于正已经过去几天了,就现在的情况看,这次很可能又是一场雷声大雨点小的活动。

这其实并不是中国编剧第一次集体站出来“针对”一个人。2014年,琼瑶女士起诉于正侵犯著作权一案时,内地超过一百多名编剧也曾集体联署抵制于正。

即使2015年于正输掉官司,五家出品方共同赔款500万元,于正也只是贱兮兮地说:我就是不理你们,我气死你,现在我觉得我写的爽就可以,我收视第一就可以了。

可笑的是,于正在2006年的时候,还写过《论中国编剧之现况——烂片是怎样练成的》,其中还谈到了自己的创意被剽窃。

但今年2020年,于正仍可高坐导师位自信地和台下的学员侃侃而谈。

于正对潮流的嗅觉灵敏,以前流行白莲花他就整白莲花,流行黑莲花他就整黑莲花,现在又开始盯着百合了。

而且他更是圈内一流的“炒作+蹭热度高手”,陈妍希被全网黑的小笼包宣传照,就是他放给媒体的;

杨蓉等了《凤求凰》好多年,他本人也明里暗里说了女主是她,结果临开机换了关晓彤;

被问到《美人无泪》是否抄袭《甄嬛传》的时候,他直接打马虎眼糊弄,说《美人心计》比《甄嬛传》早那么多年,怎么可能抄袭。

和他同样饱受争议的郭敬明,如今也站在编剧的顶峰。2003年郭敬明成名作《梦里花落知多少》就深陷抄袭门。即使最后败诉,郭敬明也依然理直气壮地拒绝道歉。

他的主要风格就是钱堆出来精致奢侈的画风加上爱恨狗血玛丽苏的剧情,《小时代》贩卖时代审美。

《爵迹》贩卖流量带动票房,《爵迹1》那么烂,第二部即使只是线上播出,票房也依旧不低。

《悲伤逆流成河》拿社会弱势话题炒作噱头…

刚刚上映的《晴雅集》,晴明+博雅的搭配、以及邓伦+汪铎的裸半身打斗也依旧贩卖着郭敬明拿手的男色CP。

好笑的是,没有一个人能穿着衣服从郭敬明电影里走出来,除了赵又廷。赵又廷透露自己曾主动向郭敬明申请放弃脱衣服露肉的戏份,说“露跟不露没有太大差别”,还灵魂反问“为什么施咒要脱衣服?”

片尾的“愿此生相守之人 此刻正陪伴左右”也很中当下的胃口。

郭敬明比于正更会抄袭,也更懂如何营销他的作品,狠起来自己电影官微都骂。

他们深谙市场需求,本人也能不断制造话题,从头到脚到处是戏。抄袭出来的作品受众这么多,用那么点赔偿去换取名声和流量绝对是物超所值的交易。一旦占据了市场份额,形成了忠实的粉丝群体,即使明知道他推出的作品是抄袭、是烂片,他们的作品,起点依旧比普通编剧的起点高,也依然会有不少人青睐。

编剧们集体炮轰的行为更像是一种捍卫,一种理想主义的捍卫。对于写作者来说,抄袭真的是一件太令人不齿的事。而于正和郭敬明这俩人抄袭了不仅没什么事儿,时至今日还站在了这个行业的顶端,的确让人感到这个行业的价值观有问题。

拿破窗效应来说,郭敬明和于正等抄袭之流,就是把窗户打破的那些人,而打破之后,没有及时严厉惩治打破的人和换上防护的东西,于是更多人打破更多的玻璃,业内环境也只会越来越糟糕。

但是能怎么办呢?这个时代流量为先,抄袭之风,难以言语。原创维权难,法律不够完善,资本市场偏颇,群众泛娱乐化。娱乐节目,娱乐就好;越是在意,于正和郭敬明就越有话语权罢了。

知识产权保护何时在国内受重视,抄袭行为才能被终止。舆论有何用,法律才是武器。只要处罚不足以震慑人心,只要市场对于正和郭敬明还有需求,他们的抄袭就不会停止。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viagrajio.com

Writ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